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美前防长科恩美国需要适应中国崛起的现实

2018-11-30 21:19:14

美前防长科恩:美国需要适应中国崛起的现实

美国前国防部长威廉·科恩

【编者按】威廉·科恩,1997年至2001年克林顿政府时期担任美国国防部长,现任科恩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在中国国庆前夕,他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接受中国崛起,逐渐习惯和中国和平共处,是美国需要面对的新现实。

《国际先驱导报》隗静发自华盛顿

每个在上个世纪70年代去过中国的美国人至今都记得当时对中国的印象。这些印象有些非常类似

--许多人会提到当时北京的大街上没有什么汽车,人们不是骑自行车就是步行,多数人穿着素色的中山装 --

但是在细节上总有不同之处。1978年12月底,刚刚当上美国参议员的科恩和另外三名参议员成为中美正式建交后访华的批美国议员。科恩说,他从下榻的北京饭店走到天安门广场途中,给他留下深印象的是中国人对他穿的皮鞋很好奇:“他们紧紧地盯着我的鞋看,很感兴趣。”

在30年前的中国,一双皮鞋已经算是品。30年后,中国的鞋业产量稳居世界,各种鞋类产品占全球总产量的三分之二。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更短的时间内成就过中国所完成的如此大的改变,”科恩说。

在1978年那次访问中,科恩一行被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接见。在听过邓小平阐述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的设想后,结合他在中国的所见所闻,科恩质疑这一目标是否现实:“老实说,我很怀疑。(当时)这好像是一个非常,非常雄心勃勃的规划。”但是他说,过了没有多少年,中国的成就举世瞩目。中国人应该为在过去6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来取得的成就而骄傲。

那么,在这个美国前参议员、前防长看来,美国该如何与蒸蒸日上的中国相处?这两个大国关系中敏感的两军关系又存在那些潜在的“热点”呢?

美中两军之间还缺乏信任

“因为在中国不断壮大时,其他国家将变得更加害怕。日本会对中国军队在做什么感兴趣,其他国家也会有兴趣”

《国际先驱导报》:自从1999年以来,当时您担任美国国防部长,大家仿佛没有看到两军关系在过去10年有非常大的改善。是什么原因?

科恩:我认为是因为缺乏信任。比如,在1997年,我提议在五角大楼和中国国防部之间建立我们所说的“”。但这个过程还是用了10年。当然,这也是进步。

美方希望:向我们开放,告诉我们你们在干什么,花钱做什么,你们的战略目标是什么。这样我们可以看(你们的答案)然后确定这些是无关大碍的或是有威胁的或是潜在会有威胁的问题。所以我认为更多了解,更多透明度,更多我们说的“桌上推演”(很重要)。这可以让我们开始寻找中国和美国海军合作的方式,比如海啸的时候(两国可能合作)。两军联合演习可以令两军认识到两个独立的军队如何能够为一个共同的目标合作。这样就可以建立关系,开始建立信任,建立一种在关系紧张时可以沟通的机制。任何的(双边或多边)关系都会有紧张的时刻。我认为更多的接触,开放,更多透明度会加强两军关系。

《国际先驱导报》:但是从国防部长盖茨到国家情报总监布莱尔上将都说过中国军力上升在未来可能破坏美军在太平洋的军力。似乎中国领导人,至少在表面上,试图强调双方可以合作;但是美国领导人,也许出自更加实际的观点,公开重申他们的“担忧”和“关切”。这对于建立互信有帮助吗?

科恩:首先,过去我们从未见到中国有可观的海军力量。中国经济在继续增长的同时,会在其他国家拥有资源,将需要保护这些资源。所以我预期中国军力还会继续增长,其海军力量会变得更加庞大。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中国军力将成为一支维护安全与稳定的力量还是潜在冲突的根源?这些是需要被考查的问题。因为在中国不断壮大时,而且中国是会变得更加强大的,其他国家将变得更加害怕。日本会对中国军队在做什么感兴趣,其他国家也会有兴趣。

2000年7月12日,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迟浩田在北京主持仪式,欢迎美国国防部长科恩访华。

缺少沟通迟早会出现摩擦

“我认为任何时候有不同船只在同一水域游弋总是会有发生误解或错误的可能性”

《国际先驱导报》:您认为未来在军事方面有那些“热点问题”?

科恩:在任何时候,缺少沟通迟早都会出现摩擦,摩擦有可能爆发成对抗。我们几年前通过海南撞机看到这样的例子。我们通过美国船只被中国船只包围看到这样的例子。(:但是是在接近中国的海岸。)对,是在接近中国的海岸,可是依据国际规定是国际水域。所以这些问题一定是会有的。所以我们需要做的是说:“好。我们必须在这些方面有一些谅解。我们必须有一些规则。而且我们需要在外交谈判桌前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在海上。”那样就是本来很小的事件可能爆发成很大的事件。

《国际先驱导报》:您认为例如南中国海问题会成为潜在的热点问题吗?

科恩:我认为任何时候有不同船只在同一水域游弋总是会有发生误解或错误的可能性。

《国际先驱导报》:那么台湾问题呢?您曾任美台商会主席,您对两岸关系怎么看?

科恩:我认为两岸关系有大幅改善。我认为我们曾说过的和目前正在发生的都符合中国的利益,也符合美国利益。在《与台湾关系法》中,我们说我们希望两岸可以和平统一,而不是通过武力方式。我想(这一理念)正在进步中。现在台湾和大陆之间有巨大的贸易关系。直飞已经实现。很多台湾人在大陆工作。我觉得贸易、商务往来和沟通,所有这些都指向一种更加和平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使用军力实在是过时了。

奥巴马把外交排在军队前面

“我认为更多美国议员需要去中国;更多中国的代表需要来美国和去其他国家”

《国际先驱导报》:您认为奥巴马政府已经确立了它的“中国政策”了吗?

科恩:对这个问题我没有答案。这届政府从一开始就谈到需要加强外交。你知道奥巴马总统上任第二天去了那里?他去了美国国务院。我认为这很重要。他是在宣示一个理念。军队总是会有其重要性的,需要强大的军队给外交官做后盾。对中国也是如此。但是在这个因为科技发展变得越来越小的世界,在科技使所有东西都转得更快的世界,需要更多强调外交。我认为这是奥巴马政府的整体战略。至于他们是否有整体的和确定的中国战略,我不清楚。

《国际先驱导报》:希拉里·克林顿国务卿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说世界变成了“多伙伴世界”而不是“多极世界”。您认为中国会在很多方面成为美国的伙伴吗?

科恩:我近在《华尔街》上撰文指出,我列出了影响我们大家的一系列问题的清单。除非中国参与,否则这些问题无法解决。无论是气候变化还是国际恐怖主义,还是经济危机,中国的参与对于解决这些问题都是不可或缺的,不管中国是成为美国的伙伴还是其他国家的伙伴。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主宰这些问题,因为它们都是相互关联的,需要多边方式来解决。

《国际先驱导报》:您认为怎样可以加强中美之间的信任?

科恩:当政府变得更加公开,我们彼此之间的沟通交流增加,我们到对方的国家去得越多,我想这些是关键。我认为更多美国议员需要去中国;更多中国的代表需要来美国和去其他国家。相互接触越多,私人关系越紧密,在危机出现时解决起来就越容易。

1998年9月15日,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与美国国防部长科恩在美签署了中美两国国防部长关于军事环境保护问题进行信息交流的联合声明

美国需要更好地了解中国

“美国人必须明白中国是一个重要的国家。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是否能够以一种允许我们各自维护我们利益的方式相处?”

《国际先驱导报》:在尼克松总统1972年访问中国时,中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家,两国的共同利益比今天的少得多。如果尼克松总统在那时可以做出这样大的一个决定,为什么今天我们两国更加相似的时候却少有美国政治家有这样的视野?

科恩:在我们如此不同的时候,如果你做出一个重大的举措,你是会知道其效果的。当我们变得越来越接近的时候,却不容易做出重大的举措。

《国际先驱导报》:是因为中国发展太快太强大,美国人“害怕”吗?

科恩: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中国的情况。事实中国是一个有很多人口的大国,有丰富的历史和知识资源。你们有强大的“脑力资源”。你们存在了五千年,有历史,文化和传统。所以美国人必须明白你们将是一个重要的国家。我们明白这一点而且我们接受这一点。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是否能够以一种允许我们各自维护我们利益的方式相处?

这个过程中会有错位发生,会有失衡发生。如果失衡太过分则会变成冲突的可能性。所以需要管理这个牵扯到许多人和许多利益的关系。需要智慧的领导人和了解情况的公民。有的时候因为有这么多不同的声音情况是很混乱的。普通人很难分辨出那些是真的那些是假的。我们需要更好地为美国人民提供事实,确保我们依据事实做出好的判断。希望我们的领导人能够看到世界舞台上的每一个角色,能够理解一个国家采取的行动,能够做到既对本国人民有益又不负面地影响到他国。

我想过去“零和游戏”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美国在很长时间里从“零和游戏”中获益,就是我们享受了非凡的繁荣但是其他国家没有。所以我们现在必须认识到世界已经变了。有其他的国家也想成就繁荣,也想登上国际竞技场。他们过去或者是不被允许或是不能参与竞争。所以这是(新的)现实。我们需要适应这一现实,在推行我们的政策时考虑到其他国家的共同利益,以便我们都能和平共处,而且但愿经济也繁荣。

中国海军167深圳号导弹驱逐舰访问美国

美“蓝岭”号访问上海

中美舰船南海对峙,包围美国调查船

中国潜艇与美舰拖曳声纳相撞地点示意图

拖曳声纳作业示意图

直饮机
过滤桶
固定升降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