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整治私人会所决不允许“庙下黑”

2018-11-22 17:43:44
整治私人会所决不允许“庙下黑” 原标题:整治私人会所决不允许“庙下黑” 11月1日,住建部等十部委出台了《关于严禁在历史建筑、公园等公共资源中设立私人会所的暂行规定》并已开始施行。

然而该项规定出台后,位于故宫附近的嵩祝寺及智珠寺作为北京市文保单位,仍然内设豪华餐饮、住宿服务,部份区域成为了只对少部分人开放,可以烧香、“坐龙椅”的私人化消费场所。

明显,对极力整治会所歪风的有关部门而言,在故宫附近的嵩祝寺、智珠寺出现,提供“龙椅”、戏台等“帝王式”专享服务的私人会所,是莫大的嘲讽。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两寺出现私人会所并不是“新闻”。

早在2013年,北京媒体少暴光两寺存在私营会所。

然而,被暴光之后,这个“公开的秘密会所”不仅没有关停,反而声音更大、更扰民。

为何在皇城根下出现“灯下黑”?表面上看是由于会所打了一个擦边球。

根据十部委出台的暂行规定,严禁设立私人会所的“历史建筑”,是指各级各类文物保护单位和烈士记念设施保护单位、宗教活动场所中具有特殊历史文化价值的建筑物。

而嵩祝寺、智珠寺虽然是寺,却不是宗教活动场所,被私人会所经营者利用构成了“庙下黑”。

但问题是,嵩祝寺和智珠寺虽没有宗教活动,但却是北京市文保单位,理应在制止开设会所之列。

明显,会所经营者这么蹩脚的擦边球,不应该骗过监管的眼睛。

而且,嵩祝寺和智珠寺邻近故宫,属于北京的中心地带,其任何动作都难有秘密可言。

即便会所经营者具备了反侦查能力,也不能屏蔽监管的视角。

由此可见,出现“庙下黑”更是监管致盲的投名状。

试想,有关部门若不是以“不归我管”、还需进一步查实敷衍,端掉这个会所难么? 当然,监管致盲在一定程度上缘于管理的混乱。

相关部门谁都再管,可出了问题,谁都有理由推脱。

比如,文物局负责监督管理寺内文物的保护修缮,嵩祝寺和智珠寺成了会所,文物安全受到威逼。

按理说,文物局难辞其咎。

但文物局却有“经营活动不归其管理”的后门。

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故宫旁开会所的“庙下黑”。

然而,将“庙下黑”全部归结为管理混乱,恐怕难以服众。

今年2月北京市晒出的会所整改成绩单显示,共清退私人会所37家。

为何隐身在在市中心的两个会所不在此列?显然,难以接受。

因此,有关部门有必要查一查,“庙下黑”的背后是否是存在保护伞?管理混乱背后,是否是有人在打招呼?整治私人会所决不允许“庙下黑”。

有关部门只有通过严厉的监管,对违纪者铁腕的问责,才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